稷下春节征文选载(2)亲情是最浓郁的年味儿
日期:2016-02-17 13:35:05    发布    浏览次数:773
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淄川 窗外风

    一直都记得,那一年的春节,是我们从蓬莱回来过得第一个春节。在这之前,在蓬莱住了好多年,却一直没能回老家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一起过节,因为弟弟妹妹小;因为交通不方便,现在半天能到的路程在当年要走两天;还因为生活拮据,父母的工资除了每月给老人寄钱,再除了生活费就所剩无几,总之种种原因。
   那一年的春节,是我们全家人凑齐了的一个春节,一路转车,越转车乡音越浓郁,第一次觉得这么浓浓的乡音怎么这么好听,好听的不得了,好听的让人想哭。我是在家乡出生的,离家的时候才六岁,回来的时候已经十几岁了。走到村头,一眼就看到姥姥家的房子,内心砰砰直跳,几步就迈进院门口,姥姥正在扫院子,转头看到我,一下子愣住,我变了,她不敢认,可是我认得她呀,然后爸爸妈妈一起进来,姥姥一下子抱住我哭了。然后忙踮着小脚去做饭,在以前的乡下,不管谁来了,无论什么时候,都要问一声:吃饭了吗?爸爸说不吃了,要去爷爷奶奶家,姥姥停下手中的活儿,:“去吧,早点让他们见到你们。
    爷爷奶奶同姥姥姥爷是同村。隔得不远,三四分钟就到了爷爷奶奶家,掀开帘子,爷爷正坐在炉子边抽旱烟。记忆中爷爷一直很严肃,可是见到我们进来,一下子站起来,竟然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     回去的那天已经临近年根,可是小舅妈仍然到供销社买了布,熬夜给我们三个一人做了一身新衣服。小姨见到我,一下子把我抱起来,我小时候就跟小尾巴似得整天跟着她。姑姑带着表哥表姐也来了,领着我们在街上跑来跑去。
    年三十晚上,爸爸说只能待在爷爷家,不许去姥姥家。我们嘴上答应,可是心里跃跃欲试,毕竟两家隔得太近了。即便去了再回来,爸爸也不会知道。爷爷其实挺守旧,但是那天说:“小孩子想去就去吧。爷爷这样一说,我们反而老实下来,乖乖地跟着爷爷奶奶祭祖、给灶王爷上供、贴春联、凑热闹包一些不成样子的饺子,在外面放小鞭儿,最后歪歪斜斜地挤在炕上睡着了。
年初一的早晨,早早就被叫起来吃饺子,然后直奔目的地:姥姥家。
   那个春节多快乐呀!从早到晚都被浓浓的亲情包围着,集各种宠爱于一身。从那以后,我们每一年的春节都回来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一起过,感受那浓浓的年味儿。
    记得有句俗话叫团团圆圆过大年。年在人们的心目中,不只是天增岁月人增寿,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团圆。无论多远的路也要赶回来,回到父母身边,回到那个叫家的地方;再忙的工作,在农历中国年的时候,也要暂时放一放,喘口气儿。很多东西可以淡漠、忘却,唯有亲情是一条割不断的线,无论出门在外的游子走得有多远,荣华富贵享受了多少,沧桑经历了多少,心底里对家的牵挂,对亲人的思念,总在这个时刻被柔柔地想起。
    亲情、温暖,在这个团圆的时刻体现的淋漓尽致。老祖宗给我们立了这么一个节日,让普天下的中华儿女在这个节日里团圆,在这个节日里欢庆。家中老人都健在,亲朋好友都安好,亲情牵引着,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团聚,真的是一种福气。


 

 

临淄区稷下文化园
稷下文化园微信公众平台
Copyright © 2015 稷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服务热线:400-990-1551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辛化路2838号
技术支持:讯丰(原淄博智顺)网络
鲁ICP备16003524号-1 鲁公网安备 37030502000126号